王旭:中巴关系“不畏浮云遮望眼”

3月28日,巴基斯坦国民议会宣布接受由反对党发起的针对总理伊姆兰·汗的不信任动议,标志着正式启动罢免总理的程序。最终投票或将于4月3日举行,巴国内各派政治势力正加紧博弈。

作为中国唯一的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巴基斯坦在政治上发生变动总是让人不免担忧。但中巴友好关系的历史传统深厚、现实根基稳固,又刚刚度过了建交70周年“大庆”,无论国际风云和巴国内政局如何变化,两国都有足够的自信维护好、塑造好双边关系世代友好的发展态势。

习主席指出,“中巴是有着特殊友好情谊的好兄弟、好伙伴”。回顾历史,无论国际和地区局势如何风云变幻,中巴始终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在涉及两国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的问题上相互给予最坚定的支持。这是因为中巴两国在维护本国和地区共同的发展利益和安全利益上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冷战期间,中巴相互支持打破超级大国的地缘围堵,携手构筑南亚战略稳定格局,相互配合推动中美关系正常化,一举改变国际冷战格局。本世纪以来,两国相互支持根据各自国情制定和实施反恐战略,共同反对国际和地区霸权主义在反恐上搞“双重标准”和“污名化”。近10年来,美国调整全球战略,先后以“亚太再平衡”“印太战略”等名义推行大国竞争,为此甚至不顾阿富汗问题实际,仓促从阿撤军,酿就政治、经济、安全及人道主义危机等一系列恶果。中巴两国作为阿富汗邻国,充分考虑到阿富汗问题的历史经纬和现实因素,始终支持阿富汗问题的政治解决,为推动“后撤军时代”阿富汗由乱及治鼎力合作、砥砺前行。

同样是近10年来,中巴两国在发展领域的合作,特别是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为两国关系纵深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2015年4月,习主席成功对巴进行国事访问,与巴方领导人共同推动两国关系提升为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推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迈入“快车道”。中巴经济走廊为巴带来了254亿美元直接投资,创造了超过7万个直接就业岗位,启动了一大批社会民生优先项目,并帮助巴方解决了电力供应装机容量不足的问题,改善了国内交通状况,推动了瓜达尔港向物流枢纽和产业基地的目标迈进,实现了一个时期的经济平稳较快增长。

国内政局动荡是巴基斯坦独立后政治发展历程中一个突出的特点。这与巴建国的历史背景、社会基础及所选择的制度和道路密切相关。1955年,中巴两国总理在万隆会议期间首次会晤,增进了相互了解与信任。正是在这次会议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成为了广大亚非国家处理国家间关系的共识,其中之一便是“互不干涉内政”。中方对巴基斯坦内政始终奉行不干涉原则,这是中巴世代友好的基础,更是两国关系成为不同社会制度国家间交往典范的原因所在。两国建交以来,巴基斯坦政局经历了、多党竞争、军法管制等不同时期,但中巴友好始终是巴政治各派和社会各界的共识,两国友好关系从未因巴国内政局变动而受到影响。事实上,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启动8年多来,已先后经历了巴基斯坦民选政府之间的两次权力交接,始终保持着互利共赢的发展方向和行稳致远的发展势头。2013年5月,总理访问巴基斯坦,中巴双方宣布启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巴正处于大选顺利结束后政府权力交接之际,可见中巴双方合作和互信超越了巴国内党派之别,也说明了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从不限于同巴国内某个特定的派别、政党或地域开展合作,所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从来都是面向全体巴基斯坦人民。

当前巴基斯坦国内激烈的政治斗争局面比较复杂,可以说是一个时期以来矛盾积累的结果,但至今也并未影响中巴关系发展大局。日前,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访问巴基斯坦并出席合作组织外长理事会第48次会议,与巴方就当前国际地区形势下深化两国战略合作达成新的重要共识。中方表示将毫不动摇地坚持对巴友好政策,巴方重申中巴友好与合作是巴外交基石、朝野共识和谁也不能逾越的红线。巴本届政府由首次上台执政的正义运动党领导,成立伊始就不时有舆论企图利用巴国内政局发生的这种新变化,来制造关于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杂音。但中巴经济走廊并未因此而倒退,相反取得了长足进展。毋庸讳言,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始终面临着政治因素的干扰,对此中方一贯持正面期待的态度,从不像某些大国或国际机构在援助或合作项目上附带政治条件、设置政治议程、输出政治模式。中巴经济走廊是国际经济合作领域的新事物,需要两个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发展道路和阶段都不同的国家共同建设、择善而从,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不同声音再正常不过,走廊建设也并非容不得批评,但中巴两国求发展、谋稳定的共识从未动摇,推动走廊实现更全面、可持续、高质量发展的意愿从未动摇。

这两天,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抵达安徽屯溪,出席第三次阿富汗邻国外长会和同期举行的“阿富汗邻国+阿富汗”外长会,这是继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日前访巴后两国间又一次重要往来。中巴外长在不到10天时间里两次会面,堪称两国高水平战略互信的真实写照。(作者是北京大学南亚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 王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