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地理:欧洲麻烦制造者科索沃背后隐藏怎样的矛盾?

大约在苏联解体前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均加入了欧足联)因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州的归属大打出手之时,欧足联制定了这么一条规定,诸如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这种有政治恩怨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不宜同组。

2014年,俄罗斯,乌克兰之间因为克里米亚问题交恶之时,俄罗斯和乌克兰成为了政治回避的一组。

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开始,又有了新的两支球队加入了国际足联和欧足联。这两只球队的加入却是争议满满,还引起了一些国家队的强烈反对。一支是科索沃,另一支是直布罗陀。

科索沃队加入国际足联和欧足联伊始,就遭到了塞尔维亚、波黑和俄罗斯的反对。在国际足联和欧足联赛事分组的时候,科索沃和这三支球队不能同组。

科索沃地区位于巴尔干半岛南部,塞尔维亚共和国的西南部,是塞尔维亚的一个自治省。该地区的面积1.08万平方公里,人口200多万。其中90%以上的人口是阿尔巴尼亚人。因此,虽然该地区是塞尔维亚的一个自治省,但该地区对于塞尔维亚的认同感很低。一直以来希望独立。

该地区的民族恩怨,还要从历史说起。科索沃所在的巴尔干半岛地区主要居民是南部斯拉夫人、希腊人、阿尔巴尼亚人和拉丁人后裔的罗马尼亚人。

这里最早的居民主要分三类——希腊人、达契亚人和伊利里亚人(阿尔巴尼亚人祖先)。到公元2-3世纪时期,达契亚人和罗马人通婚形成了罗马尼亚人。

公元6世纪,起源于波兰维斯瓦河畔的斯拉夫人南下,成为了南斯拉夫人。南斯拉夫人中,人口最多的塞尔维亚人主要分布在西南部内陆、沿海地区(黑山人)。阿尔巴尼亚人被赶出了科索沃的居住地。受东罗马帝国影响,皈依了东正教。克罗地亚人受北方的神圣罗马帝国影响,信仰天主教。

公元780年,塞尔维亚建国,到杜尚时期,塞尔维亚曾经是东欧的大帝国。曾经的首都普利伦茨就在今天的科索沃境内,因此,科索沃被视为是塞尔维亚的龙兴之地。

然而,这一切都随着奥斯曼帝国的入侵打破。奥斯曼帝国灭亡了东罗马帝国后,随即北上消灭了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多个欧洲基督教国家。其中,在科索沃地区,塞尔维亚人被奥斯曼帝国驱逐,离开了龙兴之地。

阿尔巴尼亚人为了回到祖居的地区,皈依了教。奥斯曼帝国赶走塞尔维亚人之后,鼓励皈依教的阿尔巴尼亚人迁入至此。

塞尔维亚脱离奥斯曼独立后,通过两次巴尔干战争夺回了马其顿和科索沃。一战后,又从匈牙利手里占有了伏伊伏丁那并联合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和黑山组成了不包括保加利亚的南斯拉夫。

土耳其战败后,阿尔巴尼亚族为了不被瓜分,组成了普里兹伦同盟,企图将阿族地盘联合到一起实现自治,建立一个“大阿尔巴尼亚”。

科索沃从90年代后一直要求脱离塞尔维亚独立甚至要求并入阿尔巴尼亚。但是把科索沃视为民族龙兴之地的塞尔维亚人根本不会放弃这里,塞阿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就此升级。

1999年爆发科索沃战争。战争结束后,南联盟军队被迫撤出科索沃。2006年,塞黑又解体,科索沃更是在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支持下非法宣布独立。

科索沃的独立不仅仅让塞尔维亚丧失了1/8的国土,而且作为塞尔维亚人的龙兴之地,塞尔维亚人无法接受科索沃从塞尔维亚独立出去。因此,塞尔维亚坚决反对科索沃独立。

除了塞尔维亚之外,欧洲的俄罗斯、白俄罗斯,西班牙,希腊,捷克,波黑拒绝承认科索沃独立。我国的态度很明确,坚定不移地支持塞尔维亚对于科索沃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科索沃事实上独立了,却没有改变科索沃贫穷的事实。科索沃的人均GDP才4500美元,几乎是欧洲垫底。阿尔巴尼亚的人均GDP也不过6500美元(塞尔维亚7600美元)。科索沃存在这样的尴尬的境地——自身穷,不愿意和阿尔巴尼亚穷亲戚联合,也不愿意和塞尔维亚过。

科索沃自脱离塞尔维亚独立伊始,其足球协会也成立,而且科索沃足协一直以来追求加入国际足联和欧足联。但是,科索沃加入欧足联的脚步却是艰难的。因为他们独立的合法性成疑,塞尔维亚是坚定反对力量。

欧足联内部,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作为塞尔维亚的盟友,支持塞尔维亚一边。此外,担心科索沃问题影响自身的西班牙一直以来是反对科索沃的主要力量,第一,担心自己和英国有争议的直布罗陀随之效仿,其二,担心加泰罗尼亚和巴斯克效仿独立。因此,西班牙一直以来也是反对科索沃的主要力量。

起初,独立合法性存疑的科索沃足协无法加入欧足联和国际足联。科索沃虽然不愿意和阿尔巴尼亚合并,一些科索沃出生的球员却选择了代表阿尔巴尼亚踢球。例如大扎卡(其兄弟就是瑞士中场核心扎卡)。

直到2016年欧洲杯后,科索沃才被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承认。虽然科索沃被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承认,但他们依然不被塞尔维亚足协承认。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科索沃和塞尔维亚在预选赛不能同组。

除了塞尔维亚之外,波黑也对科索沃采取敌视态度。因为波黑独立时,内部有不少居民是塞族,他们与塞尔维亚有着亲缘关系。一旦波黑中央支持科索沃独立,塞族共和国可以当即宣布脱离波黑独立。因此,波黑为了来之不易的和平局面,对科索沃采取敌视态度。波黑也不能和科索沃同组。

2018年世界杯在俄罗斯举办。因为俄罗斯坚定支持塞尔维亚,对科索沃采取敌视的态度。因此,科索沃的第一届世界杯之旅可谓是充满艰辛。因为他们一旦晋级世界杯,俄罗斯没有理由拒绝。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按照回避原则,科索沃不能分在塞尔维亚所在的组(同组包括威尔士、奥地利、爱尔兰、摩尔多瓦,格鲁吉亚与科索沃同档)以及波黑所在的组(同组球队比利时、希腊、爱沙尼亚、塞浦路斯和直布罗陀)。

科索沃同克罗地亚、冰岛、芬兰、乌克兰和土耳其同组。在这个组,拥有莫德里奇领衔的克罗地亚、欧洲杯预选赛双杀荷兰,淘汰英格兰的冰岛以及曾经的强队乌克兰,土耳其,想晋级可谓是难于上青天。

最终,人们做出的终极假设——“科索沃如果晋级世界杯,俄罗斯必须放行”被扼杀。科索沃仅仅取得1平9负战绩,无缘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最后一轮,科索沃客场0-2不敌冰岛,直接目送冰岛晋级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2020年欧洲杯,科索沃小组赛同英格兰、捷克、保加利亚、黑山同组。虽然他们曾经在黑山、捷克和保加利亚身上都取得了胜利,却因为实力差距被英格兰和捷克压在身后,无缘直接晋级欧洲杯。

附加赛拿到复活卡的科索沃却在半决赛1-2不敌北马其顿。再次成为了别人庆祝的背景板。

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他们同西班牙、瑞典、希腊和格鲁吉亚同组。1胜2平5负积5分,科索沃再次告别了世界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